個人信貸試算程式信貸年息小豪宅信貸年息借貸增貸轉貸>民間信貸金主怎麼貸款比較會過件加拿大旅英編舞家 馬利芬特 在詩意的光影中起舞

詩意的光影中,人的動作或沉或急,行雲流水一般從容……這是羅素.馬利芬特的舞蹈,富含東方禪意。這位芭蕾出身,在現代舞領域大放光彩的舞者/編舞家,對身體的動作探索充滿熱情,而長期學習太極,也讓他的動作語彙有著不同於其他編舞家的流動與沉緩。與芭蕾天后西薇.姬蘭一同演出兩人經典的雙人舞作PUSH,馬利芬特的詩意舞步,將首度在台灣展現。人物小檔案◎1961年生於加拿大渥太華。◎九歲開始跳舞,從電視上看到紐瑞耶夫與瑪歌.芳婷的Gala演出La Corsaire,開啟了他對舞蹈的興趣。◎畢業於英國皇家芭蕾舞學校,後加入沙德勒之井芭蕾,1996年成立自己的舞團,2005年起成為沙德勒之井劇院的協同藝術家。◎曾與許多知名舞者、藝術家合作:西薇.姬蘭、Tamara Rojo、許芳宜、譚元元、Balletboyz等舞者;亦包括DV8肢體劇場的洛伊.紐森和加拿大劇場導演羅伯.勒帕吉。◎曾兩度獲得英國奧立佛獎,也獲得英國評審圈舞蹈最佳編舞獎(Critics Circle National Dance Award for Best Choreography),並在2011年獲得英國普利茅斯大學的榮譽博士學位。芭蕾天后西薇.姬蘭PUSH9/13 19:30 9/14 15:00台北 國家戲劇院INFO 02-27060088舞台上,數塊純白的背板豎立,羅素.馬利芬特(Russell Maliphant)穿著白色舞衣,宛如習武之人,緩慢沉靜地舞著作品Shift。藉由精心設計的燈光和舞台,漸次舞動間,台上只有馬利芬特獨舞,而各個角度的影子,又彷彿有數個分身共舞、彼此藉由呼吸來對話。極簡約的舞台設計,卻又使光影異常豐富,恰到好處。若李白的「對影成三人」說的是月光下對飲的愜意,那馬利芬特的編舞,加上與他長期合作的燈光設計霍爾斯(Michael Hulls)操刀,更是詩意盎然。從即興開始 與光影共舞如詩般言簡意賅,富含哲理的風格,也呈現在馬利芬特許多受訪的文字中。一九六一年生於加拿大,九歲開始習舞,馬利芬特先入英國皇家芭蕾舞學校,後加入沙德勒之井皇家芭蕾(Sadler’s Wells Royal Ballet,現為伯明罕皇家芭蕾)。為了尋求古典芭蕾之外的挑戰,在一九八八年他離開沙德勒之井芭蕾,轉往尋求獨立跳舞的機會,也在一九九六年成立自己的同名舞團Russell Maliphant Company。馬利芬特開始編舞的契機,源自於與英國編舞家布斯(Laurie Booth)的數年合作。在幾個作品中,給予他即興發揮的機會,讓他思考「為自己編支獨舞」。隨後,他也接受其他團體的編舞邀請。他回憶自己的最初編舞作品,其實相當即興。即便如此,仍有些固定的結構、材料可以依循。在之後的創作過程中,他將即興運用在創作時的探索跟開發上,之後再將之確定下來,呈現在完成的作品裡。在看馬利芬特的舞作時,可見光與影彷若隱身的另一名舞者,在動靜間加入作品中。他與合作的燈光設計霍爾斯,被英國《每日電訊報》譽為「英國舞蹈界最重要的一對創作夥伴」。馬利芬特回憶他與霍爾斯最先是在布斯的即興創作計畫中相遇,儘管是即興創作,霍爾斯也能隨之調整燈光,結果讓人滿意,也開啟了之後近廿年的合作之路。兩人首次合作作品Unspoken時,燈光甚至在音樂和舞蹈之前便成形,是馬利芬特和霍爾斯從未有過的創作方式。而這合作模式,也影響了許多馬利芬特之後的作品。編舞時,馬利芬特對身體各種組成要件(element)深深著迷,再從中與霍爾斯找到相對應、適合的燈光,編舞和燈光的各個元素得以相互對話、相互影響,是馬利芬特認為兩人合作最特別之處。熱情探索身體 看見「太極」身影對身體組成的興趣,反映了他對相關知識的熱情。馬利芬特曾花了三年的時間,鑽研與人體結構、生理反應的學門解剖學、物理學和生物力學(Biomechanics),他同時也是一位合格的羅夫結構身體治療的治療師(Rolf Method of Structural Integration)。當問及對這些科目的興趣從何而來,他分享起自己年輕時受傷的經驗,從物理治療師、整骨師等另類療法中,他得到許多關於身體的知識,除了能更了解自己的身體外,也知道哪些動作較具挑戰性,進而引發他對相關學科的熱情,迄今仍收穫無窮,讓他在探索動作和編舞時,發掘更多可能。除了芭蕾訓練外,馬利芬特的作品中也可見到他長期練習太極的影響。他認為「太極和古典芭蕾影響了我對身體動作的詮釋,在編舞上,不僅強化了我對身體動作、狀態、形式的觀察,也加深了作品中對『時間』和『重力』的關聯。」而從最後呈現的作品看來,古典芭蕾的語彙、元素重新與太極結合,讓舞蹈動作有不同的流暢感,也有較為緩慢的步調,更挑戰著舞者對於肢體和動作的控制能力。從馬利芬特的作品中,可以看到與古典芭蕾相較,舞者身體重心較為下沉的舞蹈動作。 二○一三年,馬利芬特為許芳宜和譚元元改編作品Two x Two,將原本為西薇.姬蘭編的獨舞改為雙人版本,其中「陰」與「陽」的概念明顯地在手臂動作中呈現。在另一支為許芳宜量身定做的獨舞作品PresentPast中,特別強調手臂展開、延伸向上的動作,伴隨著男高音卡羅素的詠歎調,緩慢而篤定,也展現了許芳宜過人的舞蹈能量。古早錄音穿插 傳遞戰爭省思馬利芬特的編舞風格多半抽象,也具禪意,動靜中帶有自持,亦有行雲流水的從容,而作品編制使用的舞者數相對較少。今年,馬利芬特和阿喀郎、史卡雷等英國編舞家受邀與英格蘭國家芭蕾合作,參與為紀念一戰爆發百年的大型計畫「永誌不忘」。其中馬利芬特的作品Second Breath為廿人編舞,是他少有舞者編制較大的作品。Second Breath如同戰爭安魂曲,在舞動間,觀眾的情緒也隨之沉澱。值得一提的是,作品中穿插數個從戰爭資料庫中找到的歷史錄音,由一次大戰的退伍軍人們述說參戰經歷。與馬利芬特常合作的音效設計Andy Cowton從英國的帝國戰爭博物館(Imperial War Museum)檔案庫中找到這些戰時錄音,從中找尋與舞蹈結合的可能性。在尋找錄音的過程中,儘管並沒有任何預設,卻發現當中反映戰爭的脆弱、讓人有強烈印象的片段,特別引起他們的注意。最後呈現的作品仍有馬利芬特一貫的抽象風格,但當中對戰爭、死亡帶來的反思等情緒,依舊被提煉出來,震撼人心。與姬蘭結緣 打造PUSH經典在他眾多作品中,最為觀眾熟知的,想來是與西薇.姬蘭合作的PUSH。姬蘭前去觀賞馬利芬特在The Place劇院的演出,並邀請他為自己創作作品。兩人首度合作是在皇家歌劇院、由姬蘭與芭蕾男孩演出的Broken Fall。在合作過程中,馬利芬特常有與西薇.姬蘭排練雙人舞的機會,促使姬蘭想與他同台演出。對這個提案,馬利芬特並未馬上接受,當時他已經四十二歲,正想減少演出,逐漸隱身幕後,將重心轉往編舞;另一方面,與身材高挑、身體線條非常古典芭蕾的姬蘭跳雙人舞,不管搭檔的人是誰,都是項挑戰。然而姬蘭在排練時展現強大的能量,同時也鍥而不捨,讓他難以拒絕。也幸好馬利芬特接受了姬蘭的提議,才能有這齣當代經典舞作誕生。談到舞台上和姬蘭的搭檔,特別是舞作中許多需要技巧和體力的動作,馬利芬特認為「信任」是搭檔合作的基石。不僅僅是因為跳舞時若稍有不慎,就有受傷的危險;對於相信搭檔、將身體交托出去的舞者而言,則更顯脆弱。如果要設計高難度的動作,沒有搭檔間的高度信賴,是不可能達成的。即便九年來幾乎每年都演出PUSH,馬利芬特仍表示非常享受演出這齣舞作,也相信兩人的夥伴關係,會隨著時間逐漸加強。因為在創作過程中達成的默契,也使得兩人能夠在每次重回舞台搭檔時,能夠很快進入狀況。距離首演已經九年,這支舞作的魅力依舊不減, 而在台上見到馬利芬特獨舞,回神想到他目前已五十三歲,不禁讓人讚嘆和佩服。正如一位評論家曾言:兩人藝術性的成熟度,如同美酒,愈陳愈香。「我們很開心!」——姬蘭眼中的馬利芬特在倫敦演出的空檔間,西薇.姬蘭抽空受訪。她爽朗、直接的個性,以及對藝術的想法與堅持,也在訪問中展露無遺。談及當初邀請馬利芬特合作PUSH的過程,姬蘭笑說她的確覺得自己應該:堅持到底!不免讓人好奇她花了多久時間說服對方。在姬蘭和馬利芬特合作Broken Fall時,過程相當愉快。她形容從彼此溝通動作、工作的方式中,能夠知道明確的方向。進而讓姬蘭相信若能由馬利芬特編舞、兩人共同搭檔演出,將是個絕佳的想法。以演出雙人舞而言,往往從作品發展的早期便開始逐步建立搭檔關係。姬蘭以古典芭蕾為例,就算是經典舞作,有過無數的錄影與舞譜,每次重新演出,作品仍舊會進化,舞者也能給予不同的詮釋,並非一成不變。聆聽對方,才能合而為一回想起創作PUSH的過程,姬蘭說了好幾次「我們很開心」(We had lots of fun)。全長半小時的雙人舞,線條流暢,讓觀眾看得目不轉睛。在姬蘭看來,就雙人舞而言,「平衡」是最重要的。搭檔的兩人需要找到相同的動能和速度,也是舞台搭檔能成功的重要關鍵。尤其在一開始,有許多由馬利芬特以肩扛起姬蘭的動作,看似行雲流水,其實相當不容易。從力道的使用到維持平衡,都需要極高的默契。如何培養默契呢?「非常需要彼此聆聽,這並不是說:『我要這樣跳,你必須背我。』完全不是如此。你必須要感受另外一個人,那是唯一的方法,使得兩人在台上合而為一,而不是各跳各的。」姬蘭說。九年來,兩人數度合作、巡演PUSH,隨著時間過去,作品也跟著兩人成長。而讓姬蘭感到難得的,是能夠持續保有作品中的詩意。同時,她也很高興並不會對PUSH感到無聊或厭煩,「今天也許會想(把動作)做得柔軟些,或是讓它更立體,你可以把這些元素加進去。就像說一段文字,你有多少種方式可以說它呢?」即便是每回演出都要演上好幾天,她也不覺得每場演出都會一模一樣。「每個人每天都不太一樣,有時候你可能會緊張,有時候你會很放鬆,有時候會有點情緒……」儘管PUSH是一個較為現代,也融合許多不同肢體語言的作品,忍不住好奇姬蘭和馬利芬特相同的芭蕾訓練和背景,是否讓彼此更容易溝通呢?姬蘭反倒認為擁有開放的心胸才是關鍵所在。因此無論是跟馬利芬特,或是其他不同風格、不同舞蹈語彙的編舞家,都能夠在合作時,隨之看到新的世界。身為舞者,她在編舞過程中,也會向編舞家提議不同的可能性,或許找到一些靈感,或許是一些挑戰,也會給予作品更多生命力。除了舞蹈之外,姬蘭和馬利芬特也有不少相似處。兩人都是素食者,也都對武術有興趣,經常交換想法 。但個性上,她覺得馬利芬特較為安靜內斂,有種英式幽默,也習慣慢慢來,而姬蘭則動如脫兔,外向,能量四射。而能夠彼此聆聽、交流、討論,則是兩人合作時最寶貴的經驗。舞步如詩 要找到彼此的旋律自Broken Fall開始,兩人合作已逾十年。姬蘭依舊非常享受彼此的夥伴關係。相較於古典芭蕾舞碼的排練和演出逐漸制式化,她認為就現代舞作品的再現,舞者則必須要有想法、不僅只是學習舞步而已。「若妳和另外一位舞者跳PUSH,它可能會不一樣,它也應該要不一樣。我這樣跳、這樣想,對你來說不見得有意義。」那麼,就她而言,覺得這支舞作中,最困難部分在哪呢?她反倒認為正因馬利芬特的作品如詩,舞步如文字,未必艱澀,但要找到適合的方式說它,找到彼此的旋律,才是最難的部分。多次在倫敦演出PUSH,馬利芬特和姬蘭則宣布今年七月將是最後一次在此地演出PUSH,接下來僅有在其他地區巡演的計畫。無怪乎消息一出,觀眾將兩千五百席的倫敦大劇院塞得場場爆滿。對照日前姬蘭宣布將在二○一五年退休的消息,未來想再看到兩人共舞,恐怕也不容易了。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嘉義縣前置協商om/加拿大旅英編舞家-馬利芬特-在詩意的光影中起舞-053259390.html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sa26mg80a 的頭像
ksa26mg80a

企業貸款部

ksa26mg80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